谷雨

谈笑有腐女,往来无直男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口味重,胃口大,吃得多,且杂食
目测是个受控,萌点不定
现在多萌冷CP,在北极圈内苦苦挣扎
拖延症中的拖延症懒癌
CP(嗯,我老婆):@腐竹千年
还有,我是攻,我绝逼是攻!!!

蹭网的日子真是艰难
还要受到戏弄
想打人

【All天迹】海的儿砸②

第二章

       啊……糟糕……被发现了……
  玉逍遥一滴冷汗从额头冒出,顺着脸庞轮廓流下,融进海水,再看不出痕迹。
  非常君看着呆住的人鱼,脑海中却想起了刚刚这条人鱼捧着叉烧包说的那番趣言以及吃到叉烧包时脸上飞扬的神采和眼中喜悦满足的光芒。
  眼睛像是盛满了阳光。
  长长的银发飘散在海面,顺着波流微微摇曳,像是一朵盛开在海面的白莲,五官像是上天精雕细琢后的模样,眼中的紫瞳绽放着的快活逍遥的光芒,让人感慨一定受到上天不少的偏爱,冰肌玉骨,附有一层薄薄的肌肉,流线型的浅蓝色鱼尾隐没在海水中和大海融为一体。
  ……
  非常君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神色。
  “你可是饿了?”
  玉逍遥一愣,哈?
  他不怪自己抢了他的口粮?
  “我这里还有,你还要吗?”
  要要要,人为财死鱼为食亡!
  玉逍遥脸上的雀跃之情被非常君收进眼里,微微一笑,“那我去拿,你在这里稍微等一下。”说罢转身走进船舱内。
  等再回来,手中已经多了个食盒,打开一看,里面塞得满满的,鸡腿叉烧包酱猪蹄烤鸭……诱鱼的香味扑鼻而来。
  于是一人就这样往下抛着饵食,一鱼就在下面愉快的接受投食。
  其间玉逍遥不时从水中一个鱼跃而起在半空中叼住美食溅起的水花。让非常君想起了宫中养的那些争相夺饵的锦鲤,不过眼前这条不知品种的鱼可比那些连眼都不会眨的鱼讨喜多了。难道是因为这条鱼脸上那会说话的眼睛?
  待非常君手中的食盒空了,玉逍遥也满意的打了个饱嗝,一小串透明的泡泡从嘴里飞出,镀上一层阳光的光彩。
  “这位不知姓名的兄台,你真是条好鱼…哦不好人!”玉逍遥的鱼尾在水中愉悦的摇摆。
  “人觉非常君。”
  “?”
  “非常君,我的名字。”
  “非常君,我叫玉逍遥。以后我们就是好友啦!”
   非常君闻言轻笑,更显温柔缱绻。
  “好友,陆地上有很多好吃的吗?就像今天你喂我的那些。”
  “那是自然,就像今天你一见倾心的那位美人,芳名叉烧包,好友当真是喜欢得紧哪。”
  “好友莫取笑我!”玉逍遥脸红,嗔完又忍不住期期艾艾地问,神色颇为忐忑:“那好友,你们人类,吃人鱼吗?”
  “好友你问这个做什么?”“就是好奇。”非常君看着玉逍遥眼内的渴望和跃跃欲试,沉默了片刻,开口:“我劝好友莫做傻事。不要上陆,不要和人类来往,不要相信人类的花言巧语。否则,会很惨。”
  沧海月明珠有泪。
  夺其珠,拔其鳞,抽其筋,食其肉,寸骨不留。
  能放过利用价值的,都不放过,全部,一点点,都剖开,解析,吃透。
  “好友?”
  玉逍遥的声音将非常君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刚才好友的表情……是错觉吧……
  那种让鱼不寒而栗的目光,阴沉,恶意,尖锐,像是把尖利的刀,要把自己片成生鱼片片的感觉……
       好友爱吃鱼?
  “玉逍遥,给你个忠告。”非常君盯着玉逍遥,神色凝重,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要上岸。再见。”
  “唉?!好友你这么快就走!?”
  非常君转身离去,船舰也渐渐驶离这片海域。
  “觉君……”玉逍遥痴痴看着船舰驶去的影子,内心一时思绪万千。
  “唉,我说玉逍遥,你发什么呆呢!”默云徽浮上了水面,抓住玉逍遥的手臂拉入海面下,开口就是好一顿数落:“你看到了人类的船不躲开就算了,竟然还敢主动靠近?!你知道人类对长生不老有多狂热吗,人鱼肉可是人人都虎视眈眈啊,你也不怕人类吃了你!要是你被抓走了,我和二师兄还不得找你找到海枯石烂啊!再说陆地可不是我们人类的主场,多危险你知道吗!”
  “啊……”玉逍遥回过神来,看到默云徽抓狂的样子和眼内的担忧,不禁笑了。“你大师兄我是什么人?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抓住呢,你就放心吧小默云!”还有谢谢你。
  虽说危机暂时解除,但默云徽并未松口气,他内心有了更大的危机感:今天和大师兄相谈甚欢的那个两脚兽是谁?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要走百八十年前西方海域里的那条人鱼公主的老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腐:放弃吧,小默云,你是争不过叉烧包的
     大宝贝注定是要跟叉烧包私奔的XD

好久没动手啦,画渣果然是渣啊(﹁"﹁)
两个很是心悦的人物的眼镜

【All天迹】海的儿砸①

第一章

       在无垠的蔚蓝海面下,有个水底王国,名为云海仙门。里面有好多(人)鱼。

  国王玄尊早已嗝屁,由他的小弟子默云徽继任,顺便一提,王国名称就是由他和原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玄尊大弟子玉逍遥敲定的,有云有海,仙门,听起来多霸气,啧啧啧。

  至于为什么王位轮到第三顺位继承来,则是玉逍遥这个不安分的撺掇玄尊他儿子君奉天一起快意江湖,嗯,真江湖,所以一起去五大湖四大洋浪了,一去就是好几年。

  君奉天面上似乎对玉逍遥并无太多好脸色,实际上宠溺的一匹,就这样被拉走了。

  玉逍遥快意江湖的终极目的是尝遍海鲜,连北极的虾都不肯放过。

  回来后,默云徽发现自家二师兄的脸,胖了一圈。

  原谅小默云,海底没有包子,他不知道那叫包子脸。

  回来后玉逍遥开始发愁,海底世界被他吃了个遍,主要是鱼虾贝海草啥的,吃久了食之无味。

  又是晴朗的一天,玉逍遥悄悄浮出海面,遥望着人类居住的大陆,内心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据说大陆上有很多未尝过的美食,好想上陆啊,尝尝都是什么味道……但是人鱼上陆是禁止的,而且真上去了的话保证十分钟就脱水变成鱼干,别说吃美食了,不被腌成咸鱼干就不错了……

  正在惆怅间,却见一艘巨轮驶来,玉逍遥慌忙躲到礁石后方,却闻到一阵勾人的香味顺着咸咸的海风飘来,源头就是巨轮的甲板。

  这下子玉逍遥的一条鱼腿就跟生了根扎在礁石上似的,怎么也游不动了,他一双瑰丽澄澈的紫瞳冒出了绿光,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甲板。

  如狼似虎。

  在甲板上的非常君正欲享用叉烧包,刚拿起一个要塞进嘴里,却感到背后一阵阴风刮过,不由得一个哆嗦,手上的叉烧包咕噜噜的滚进海里。

  霎时,玉逍遥有力的鱼尾一摆,激起一道小小的水花,整条鱼犹如一条离弦之箭破开海面,瞬息之间游到了甲板附近的海面,伸手接住了叉烧包。

  “还好我救的及时,这位不知名的美人,他不要你,我要,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你可愿跟着我?你再不说话,我可当做你同意了哦。”玉逍遥双手捧着叉烧包,深情款款的对它说。

  叉烧包:……

  玉逍遥满意的点点头,“那你就是同意了。”说罢慢慢咬了一口,眼神一亮,三口并两口解决,咋吧咋吧嘴,好一阵回味,这才缓缓回过神,想要再潜回水底。

  一低头,却见海面上,映出了一个人上半身探出了甲板的影子。

  玉逍遥迟疑的抬头,对上了一双有着温和笑意的眼睛。
  
  
  
  

玉逍遥:(ºOº)
非常君:确认过眼神,是我想太阳的鱼(☆_☆)

  

今天被我自己的关注人数和喜欢数给吓到了。

我怎么关注了那么多人???!!!
原来我随手就是个关注吗?!
原来我摸的鱼那么多!?

要是能像b站一样分组就好了
那样找到自己想找的关注还好找点
毕竟我向来记不住太太们的圈名(尴尬)
目前能记住名字的就两个,一个悦逍遥太太和一个醉卧沙场太太。。。

我选择死亡
酒精该怎么弄啊啊啊啊啊

【水陆松】爱是天蓝(二)

  “松野轻松,有人找你。”

  “谁?”

  “隔壁班的,松野空松。”

  松野轻松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习题,从座位上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在这儿。”松野空松戴上了墨镜,向松野轻松招手。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不记得我了?昨天那个啊!”

  “当然记得。但这和你找我有什么关系吗?”轻松一脸冷漠。

  “当然有关系了!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今天中午我请你,怎么样?”

  “不用了。”轻松抬起左腕,看了眼手表,“快要上课了,我先回去了,今天中午去图书馆、不,去天台,我把你的外套还给你。”

  说完轻松就转身走进了教室。

  “唉?你别走啊!为什么啊?”空松想追进去,却被轻松拉上的门差点撞上脸。

  空松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脸,无奈的转身离开。

  上午的课程一结束,空松便跑去了天台,可是他已经抽了近十根烟,轻松还没有来。

  “他不会是被昨天那帮人发现了吧?”想到这儿,空松坐不住了,离开了天台。

  跑到轻松的教室门口,等了好几分钟,终于等到了一个结束午餐回到教室的人。

  空松拦下那人,问:“你知道松野轻松在哪儿吗?”

  “班长?班长的话他应该是去图书馆了吧!你找他有事吗?”

  “嗯,谢了。”

  当空松找到松野轻松时,对方正如同学所言在图书馆内。轻松戴着一副黑框方形眼镜,骨节分明的右手握着支中性笔,在笔记本上埋头记着什么,笔尖与纸磨擦发出沙沙的声音。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轻松的头发上,头发上有点点光斑,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看上去唇形优美的唇紧呡着,嘴角微微下垂,像是在时刻压抑警惕着什么。

  “呦!”

  嘭!!!

  轻松被突然在头上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站了起来,结果轻松的额头与空松的下巴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啊啊啊痛痛痛啊啊啊啊!”空松捂住下巴哀嚎。

  “你突然出声干什么?!你怎么在这儿?!”轻松揉了揉撞红的额头,没好气的问,“我不是让你去天台的吗?”

  空松还是捂着下巴,有点可怜巴巴的说:“可是我等你已经好长时间了。”

  “你是笨蛋吗?你不吃午餐吗?”轻松头上忍不住蹦出了愤怒的十字。

  “可是我要请你啊!”

  “……”轻松捂住了不知为什么更痛了的额头,无力吐槽。

  看了眼四周好奇的把视线投过来的人们,轻松看了眼满眼期待的空松,无奈的开口:“你等一下,我们去天台聊,不过在那之前你先等我把书包收拾好。”
  
  
  
  
  

【水陆松】爱是天蓝(一)

  空松第一次见到轻松那年,他十七岁。

  当时正好是夏天。

  说来羞愧,当时的场面极其混乱,空松狼狈的四处逃窜,在路上撞到不少路人,轻松就是其中一个。

  对了,他屁股后面其实追着一大票要追杀他的人。

  追杀的人大概是‘他’。

  当他撞到轻松后,轻松摔倒在地,“痛痛痛……你这家伙在干什么?”

  当他抬起头后,双方看着对方的脸,都愣住了。

  “你……”

  “你……”

  “我……”

  “我……”

  “混账小子往哪跑!”“抓到你后一定废了你!”“杀了你个人渣!”

  由远及近的叫骂声唤回了两人的神志。轻松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摔掉的黑框眼镜戴回脸上,拉起空松的手拔腿狂奔,“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哦……”空松看着对方白皙的手掌上渗出的血丝,内心产生了丝愧疚。

  轻松拉着空松七拐八拐一头扎进了一片复杂的胡同巷里,接着便要扒下空松的外套。

  “你干什么?”空松被吓了一跳,难不成刚出虎窝又入狼穴?

  “快点,别磨叽。”

  空松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白皙少年能轻易压制住他的关节,抢走他的衣服。

  “我去引开他们,你在这呆着别动!”

  “可是等等……”

  空松还想说些什么,对方就已经披着他的外套跑远了。

  紧接着传来一片混乱的声音,“找到你了臭小子!”“追!”“往哪跑!”

  空松的心不禁揪住了,他屏息竖耳仔细倾听,“看样子他没有被抓住,应该逃掉了吧。”等到喧嚣都散去,他从藏身的隐秘小巷里走了出来。

  “他是谁?怎么和我那么像?如果再见的一定要好好道谢。”

  但就算这样,这个再见也太快了吧……

  第二日,礼堂内,他看见了在全体师生面前发言的轻松,目瞪口呆。

  “他是谁啊?”空松揪住坐在旁边同学甲问道。

  “唉?你竟然不知道吗?他可是今年的学生代表哦,现在是已经学生会的干部,常年占据理科榜单第一的状元之位,以及咱隔壁班的超级学霸和班草,松野轻松。”

  “嗯……没听说过呢……”

  “难怪啦,毕竟平时你们三兄弟就是逃学和打架,就算上学也是在课堂上睡觉,不像轻松他们三兄弟呢……”

  “三兄弟?”

  “对呀,松野轻松家也是三胞胎呢!长子松野轻松,次男松野一松,末男松野椴松,可都是学生会的人,学习好有人气,跟你们三兄弟性质完全不同呢,虽说长了一样的脸。”

【黄赤】拥吻(上)

  好想……吃掉他。

  黄濑凉太目光隐晦的打量了一番正在和正在和某位不知名的名媛交流的赤司征十郎,对方那温润如玉又不失气场的气质和精致俊秀的外貌使他一进入这场宴会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不少名媛及少数青年对这位如朗月青竹般的青年投以爱慕的目光。

  想到这儿,黄濑凉太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舔了舔因为兴奋而露出的獠牙。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样子先下手为强比较好呢。

  “小赤司!我在这儿!”

  “黄濑!”赤司听到略感耳熟的声音不禁回头寻找那道身影,“你也来了?”

  “当然了,小赤司都来了,我再不来你就要没了。”

  “我怎么会突然没了呢?”赤司对黄濑的孩子气的发言略感好笑,不禁揉了揉对方蓬松的头发。

  黄濑凉太是他成为赤司财阀总裁后签约的代言人,因为对方经常和他有生意上的合作来往,再加上对方那自来熟的开朗性格,一来二去,竟也渐渐熟悉了起来,私下里多了不少接触,尤其是发现对方也是篮球爱好者后,两人更是多了共同语言。

  赤司想,他也许将要拥有一个友人了。

  他不讨厌。

  “小赤司,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黄濑凉太俯身将唇凑到对方耳边,看着对方圆润莹白的耳廓因自己嘴唇吐出的气息而升温变红:“唉~小赤司不愿意告诉我嘛?”

  感道耳廓的不适,赤司将头歪了一下。“太近了,凉太。”

  “抱歉,小赤司。”黄濑收回圈住对方肩膀的双手,深吸一口从对方身上飘来的不掺任何香水的香甜气息,不禁有些沉醉。

  真是毒品般的诱惑。

  黄濑的瞳孔不禁缩成一条竖瞳,示威性的环视周围某些别有用心的生物,无声的放出了只有同类才懂的威压和警告。

  四周某些蠢蠢欲动的生物不甘的收回自己垂涎的目光,寻找下一个猎物。

  黄濑满意的笑了,在那张英俊的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微笑。

  “黄濑?”

  “小赤司,今晚我去你家行不行?那些狗仔队整日盯着我不放。今天晚上肯定又有一堆人堵在会场门口想跟踪我……明天我们再打场球赛切磋切磋好不?”

  赤司稍稍犹豫,点头。

  “太好了!”

  宴会结束后,黄濑牵起赤司的手,向电梯走去。

  赤司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出声。

  他是无意的吧。

  狗仔远远的就看见了两人走了出来,于是纷纷举起相机拍摄,但苦于一群黑衣保镖大汉的威慑,终究没有靠近,拍了两张便识趣的走了。

  “真是得救了,小赤司。”黄濑凉太从赤司家的浴室走出来后,没管自己只围了个浴巾的身体和还滴着水的头发,便一屁股坐在了赤司的身边的沙发上。

  “黄濑,擦好头发穿好衣服,不然会感冒的。”赤司起身,拿走自己的换洗衣服走向浴室,“对了,我的衣服你穿着不合身,我让管家为你准备了一套,一会儿就会送过来。”

  “那我今晚睡哪?”

  “管家已经准备好了,等我洗完后我就带你去客房。”

  “唉唉唉!?小赤司,我不跟你睡一起吗?亏我期待了那么久啊!”

  赤司对于黄濑的哀嚎充耳不闻,关上门,便将噪音隔离。

  从浴室出来后,就见黄濑以葛优瘫的标准姿势摊在沙发上,时不时往嘴里塞两片薯片,活像一条翻不了身的咸鱼,一点看不出偶像的半点样子。

  “小赤司你出…来了……”黄濑看着赤司裹在黑色浴袍里若隐若现因洗浴而蒸成粉色的肌肤以及对方那宛如蒙了层水雾像将要化成流质的酒红色眼眸,不禁咽了口唾沫,目光稍稍向下移,便是那浸了层水光般湿润柔软的菱唇和修长洁白的脖颈……

  要糟要糟!

  黄濑强迫自己扭头,随口扯开了一个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小赤司你看我的演技怎么样?”原来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黄濑演的偶像剧,屏幕上的他正在深情款款的对女主表白,眼神温柔明亮的像是揉进了阳光,尽是暖意和深情。

  赤司眼神微动。“挺好。”

  “真的!小赤司都这么说一定是相当不错了!”黄濑喜滋滋的看着赤司,一副求表扬的模样,赤司仿佛看到了他身后有条摇的欢快的尾巴。

【太芥】《庄子》故事两则(改)

  『一』惠子相梁(改)

  芥川做了港黑的队长,太宰去看往他。有人告诉他说:“太宰这次过来,是想要晚上和你***”于是芥川非常害怕,在港口搜捕了三天三夜。太宰前去见(抓)(躲起来的)芥川,说:“从前有个人在过年时得了重病,他的家人请了一位高明的医生才治好了他。那位医生嘱咐说不能吃虎肉,否则会暴毙而亡。那人没有将话放在心上,十五那日,他家举办了宴会,他尝到一道非常美味的菜,于是问是什么,家人回答是虎掌。第二日,那人被发现在卧室中暴毙而亡。”太宰笑弯了一双桃花眼:“芥川君,你应该明白我要说什么了吧?”
  
  
  于是这天晚上,芥川遭了殃。
  
  
  
  『二』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改)

  太宰与芥川在桥上游玩。太宰说:“白鲦鱼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闲自得,这是鱼的快乐呀!”芥川说:“先生您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呢?”太宰说:“芥川君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芥川说:“鄙人不是先生,自然不知道先生您的快乐;先生您本来就不是鱼,您不知道鱼的快乐,这是可以肯定的!”太宰说:“那从我们最初的话题说起好了。你说‘怎么知道鱼的快乐’的话,说明你已经知道我知道鱼的快乐而在问我,那是因为我戏弄小笨蛋君如鱼得水般的得心应手且快乐呀!”
  
  
  躲在二人后的中也忍不住跳出来暴揍太宰:“让你调戏!让你调戏!”
  同样尾随在后的中岛敦现身,默默掏出手机开始直播:“中也先生干得漂亮!让他诱骗无知纯洁未成年!”
  无知.纯洁.未成年.港黑恶犬:???

【中芥】海军蓝

  今天一整天龙之芥都在走神。

  老师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点名让她回答问题,当她沉默的低着头时,不禁有点担心。“芥川,身体不舒服吗?”

  龙之芥沉默,摇了摇头。

  “你先做下吧。有什么事和老师说。”

  下了课后,高一年级的中也来找她。“芥川,你身体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保健室?”

  “不用了,学姐。”芥川飞快的扫了一眼中也的眼睛,又低下头,“我真的没什么。”

  “那就好,要上课了,我先走了。”中也挥挥手,潇洒的离去。

  芥川看着中也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回到了座位。

  放学后,芥川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待中也结束社团活动后一起出校门,而是自己一个人先走。

  七拐八拐,她渐渐偏离了自己回家的路程。

  在一家店的窗柜前,她停下了脚步。

  犹豫的看了眼那一瓶今天她一直为此牵魂梦绕的蓝色,她下定了决心,踏入了店门。

  出了店门后,她大脑有点空白。

  终于拿到了。

  她紧紧攥住那一小瓶蓝色,开心的扬起了嘴角,就连平日里那苍白的脸蛋也染上了丝红色。

  “芥川,你怎么跑到这儿了?”背后响起的熟悉的声音惊得芥川差点松开手中的瓶子。

  “唉?这不是我上次给你买润唇膏的地方吗?你来买东西?”

  芥川回过身,“是的,学姐你怎么在这?”

  “还不是你!”中也没好气的弹了下芥川的额头,“你招呼不打就跑了,身体又这么脆弱,我当然要找到你看着你啊!”

  “给您添麻烦了。”芥川低下头,但内心涌出了丝丝甜蜜的喜悦。

  “你手里拿的什么?”

  “唉?这个……”

  “为难的话就算了。”

  芥川伸出手,将东西塞入了中也手中。

  中也举起手中的小瓶子,迎着夕阳的余晖打量了一下。“原来是瓶指甲油。芥川你喜欢海军蓝啊。”

  “海军蓝?”

  “颜色啊。”

  芥川抿抿唇,没有说话。

  我…我只是觉得…它的颜色,和您的眼睛,是一样的。

  正在恍惚中的芥川没有留意到自己的手已被他人牵起,直到指间传来了比她手指更加微凉的凉意。

  “别乱动。不然就涂歪了。”中也低着头,正在为芥川涂指甲油,她神情专注,睫翼微垂,芥川甚至可以数出她睫毛的根数。

  这让芥川想起了上次她的嘴唇开裂后,中也第一次把她带到这个地方,为她买了润唇膏,看着她笨拙的涂法,又将润唇膏拿回手中,认真为她的唇涂抹。

  当时,中也学姐也是这副神情。

  没有察觉到芥川痴痴的目光,中也一根一根耐心的涂完了芥川的十指。

  “果然很漂亮。”中也满意的点点头,“不过有点惊讶,原来芥川你喜欢这一类的。”

  芥川低首,垂眉。

  苍白的纤长十指,圆润的指甲覆盖了层略带冷意的蓝色,折射出淡淡的的蓝光,像那人眼中有时突现的冰冷和尖锐。

  现在,那人牵起了这双手。

  “我们走吧,龙之芥。”

  “好的,学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