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今天依旧在ooc和翻车的边缘反复横跳XD
随缘更新,目前打算努力填坑
高中生一枚,两周才放一天,会慢更
废话较多,喜爱自言自语,因此被同桌当成沙雕(눈_눈)
吃得CP多且杂,慎入
可怜学生累成狗,高中作业多如山,摸个咸鱼等假期,上个茅厕掐指算

大概是个自我介绍
鄙人谷雨,亦可称我腐门
今天依旧在ooc和翻车的边缘反复横跳XD
随缘更新,目前打算努力填坑
高中生一枚,两周才放一天,会慢更
废话较多,喜爱自言自语,因此被同桌当成沙雕(눈_눈)
理想是文画兼修的缴税大户
吃得CP多且杂,慎入
可以的话还是渴望评论和催更的,因为我的自制力真的Emmm
可怜学生累成狗,高中作业多如山,摸个咸鱼等假期,上个茅厕掐指算

看了一下自己以前码的稿子
发现自己有六七篇文章只码了一半
我想我需要红牛士力架套餐
可我还是想摸鱼
但只写了一半又好不甘心
人生艰难
明天晚自习就要开始上课
语数英还没写
我想我得信肝神了,比如村爸

【静临】一个ABO的小段子

★那啥,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清水,没车,没肉,只有一个作死的临也
★渣文笔,人设崩得编剧都不认识,慎入

  “啊啦拉,小静这就不行了?”折原临也俯视着靠着墙坐在地面上的平和岛静雄,语气夸张,带着某种嘲弄的意味,“alpha就是alpha,只要看到omega就像是被下半身支配的牲畜呢。”

  “就算是怪物也一样。”

  平和岛双目充血,死死地瞪着眼前这只碍眼的大放厥词的死跳蚤,恨不得一个萝卜蹲直接将对方投入大气层外去霍霍不知哪个倒霉星球。但心头来另一头困在理智中的咆哮的野兽则是咆哮着想要将这只臭跳蚤拖到身下吞入腹中。

  被汗湿透的白衬衫紧紧贴合在前胸和后背,让他有种闷热的喘不过气的错觉。他感觉自己的每一个呼吸都像是热炉里的蒸汽,炽热的自己都心惊,不由得发出了烦躁的咋舌声。

  “啧!”

  这该死的易感期!

  可是比易感期更让他烦躁的罪魁祸首却还在喋喋不休。“怎么样小静,感觉很糟糕吧?对着你最讨厌的人却还能有反应,是不是烦躁的想自杀呢?那这样你还是自杀吧……”

  烦死了!

  这声音真是有够吵!

  但更恼人的是那若有若无的omega的味道……

  就是这个味道让他的身体不听指挥没法揍飞这只跳蚤……

  这死跳蚤不知道别在易感期的alpha面前晃悠吗!

  “吵死了!”平和岛静雄怒从心头起,不知从哪里突然来了力气,一拳在地面打出了拳头大小的坑,“那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能有什么后果?”折原临也笑得轻蔑,走近平和岛静雄,将脸凑到他面前,眼里满是挑衅,“打飞我?”

  静雄咧嘴一笑,临也心头突然一跳。

  静雄突然出手快如雷霆,将临也拽进自己的怀中。

  扑面而来的alpha气息让折原临也一时噤了声,而没有遭到怀中人反抗的平和岛静雄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这没有逻辑的举动(对他们犬猿之仲的关系而言嘻嘻)。

  反应过来的折原临也笑了:“怎么,需要帮忙吗?”

  “小静?”

  平和岛静雄沉默了,呡紧了嘴唇。

  然后推开了怀中的人。

  “啊嘞?”折原临也迷惑。

  “你走吧。”

  “什么?”

  “我让你走!”平和岛静雄拔高了声调,语气又突然转为平静,“当心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啊呀呀,看样子小静是打算自己抗过去呢?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愿呢?”临也笑得奸诈,慢慢走出了巷子,“放心,看在曾经的同学情谊上我会安排个甜美的omega过来的。”

  “什么?”平和岛静雄脸色铁青,咆哮,“你敢!”

  回答他的只有渐渐远去的轻快地脚步声。

  一秒…两秒…一分钟……

  过去了多长时间……

  刚刚那一下子用光了力气,连离开这里都没力气了,可恶!

  平和岛静雄正在暗自狠狠咬牙,耳中却捕捉到了一串脚步声。全身的肌肉霎时绷紧,精神戒备了起来。

  会是谁?

  izaya?

  那些不知死活挑事的人?

  亦或是……

  那个不知情的omega!!!

  “别过来!”平和岛静雄嘶哑着嗓子警告,“我现在很危险!”

  但脚步声没有停下。

  平和岛静雄闭上了眼睛,准备狠狠咬向自己的舌尖……

  “啊,静雄,你果然在这儿!”

  这个声音是……汤姆桑?

  睁开眼,映入视野的汤姆一脸担忧,他手里的塑料袋里,是alpha专用的抑制剂。

  “汤姆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是一个匿名的女孩打过来的,自称是路过这附近的的女高中生,发现了这附近有什么怪异的声音,看到你瘫在这儿,就打给我了。”

  “啊……”

  是izaya说的那个omega吗?她发现了izaya的意图了?

  还是说是……

  
  
  “不愧是怪物呢。”落地窗前的折原临也删去了通话记录收起了手机,看向楼下正在注射抑制剂的二人,眼中翻涌着不明的情绪。

  “西子酱。”

  
  
  
  
  码字时我的内心是如此咆哮的:
  alpha怎么可以说不行!
  上啊小静!日他!***哭他!
  临也你这么作是要挨艹的知道吗!
  按头小分队何在!不亲真tm可惜!
  唉西!开不动车好伤感啊555
        他们俩信息素啥味我实在扣不出来了各位看官自行想象吧(望天JPG.)
  
  

上晚自习不学好时摸的鱼
太丑了不好意思打tag
p1卖药郎,p2松野轻松
辣鸡绘图,在线辣眼

@腐竹千年
梦大姐,生日快乐!(^O^)y
可惜今年没法见到你对你亲口说了
画了个头像,可惜画技渣ORZ
等画技提高了一定送个更好的给你
我为咱们两人作了首打油诗,借此鼓励咱们二人能尽快适应高中生涯
高中作业多如山,可怜学生累成狗,摸个咸鱼等假期,上个茅厕掐指算
共勉

PS:看下p2,一定哦,好些日子没见着你了,最好和我的眼睛来个深情对视

【奉天逍遥】大概是个沙雕段子文

★不好意思又是个ooc得人物他妈(编剧)都不认识的沙雕文
★灵感源于这一周军训时我们班一女生,当时她对着我们班长的腹肌发花痴并说出了文章最后一句话被我听到记下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沙雕文
★在ooc和沙雕的边缘大鹏展翅 

―――――――――――――――――――――――

       某日,玉逍遥同君奉天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着三流的言情偶像剧,当看到男主如同玛丽苏出场一样自带各种光环神光的出场时,玉逍遥兴致勃勃的拆开了一包薯片,君奉天皱起了眉头。

  接下来,女主被恶毒女配陷害落水,男主奋不顾身的下水营救,湿透的衬衫下隐隐透出了六块腹肌,引得玉逍遥好一阵咋舌。

  看到玉逍遥对着别人家的腹肌垂涎三尺的模样,君奉天冷哼一声:“真是有伤风化。这有什么可惊奇的。”

  玉逍遥闻言笑喷,差点喷了君奉天一脸薯片渣子,挤眉弄眼道:“我说奉天啊,你不会是嫉妒了吧?我知道你大学时可说是玉面高冷的男神像是那种言情男主,可是现在呢,你毕竟也快要奔三了脸也圆润了,所以还是认清现实吧。”

  君奉天侧头闪避过玉逍遥讲话时口中迸出的薯片渣子,伸手从茶几上抽出纸巾擦拭玉逍遥嘴角的残渣,将纸巾扔进垃圾桶内,然后听玉逍遥发表完他的长篇大论。听完后,君奉天凝视着玉逍遥棱角分明的脸,良久,掀起了衬衫的下摆。

  玉逍遥:⊙ω⊙

  玉逍遥:……

  玉逍遥:⊙_⊙

  玉逍遥笑容逐渐消失,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了摸君奉天那六块整齐排列的腹肌。

  玉逍遥不由放下了手中的薯片,撩起了自己的睡衣下摆。

  低头,入目的是一片白花花软绵绵的小肚叽。

  玉逍遥脸有点烧:“这只是最近略微有点发福,天哥哥我平时还是很注意锻炼的!”

  君奉天嗯了一声,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眼中的笑意。

  玉逍遥这下子连耳朵都要烧起来了。

  这时正好电视剧结束,一个广告播过,玉逍遥眼睛一亮,似是想到了找回场子的方法。

  他抬手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朗声道:“而且,我也不是没有腹肌,虽说只有一块,但这一块更比六块强!”


啊啊啊啊啊啊啊
霸气侧漏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把霸气侧漏的嬴政和秦按在地上摩擦
和我同样好这一口的人就这么少吗QwQ
算了,反正什么样的北极圈都住过,不在乎再去北极一年游了